加拿大向亚投行伸“橄榄枝” G7只剩美日游离

亚投行创始国资格确认到本月31日截止,多国加快赶乘“末班车”的脚步。加拿大财政部发言人23日表示,该国正考虑加入亚投行。至此,“最终游离于亚投行之外的G7国家可能只剩下美国和日本”。
据美国彭博社报道,加拿大财政部发言人巴纳贝23日说,加拿大正考虑加入亚投行,“与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国关于银行目标、管理体系和操作形式的讨论正在进行之中”。截至目前,亚投行的意向创始国为33个。
加拿大城市电视台报道称,美国一直是加拿大最大的贸易伙伴,但近年来加拿大致力于开拓亚太市场,实现市场多元化,哈珀政府一直重视发展和中国的经贸关系。在金融投资领域,加拿大和英国体系相近,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动向会给加拿大带来更多影响,如果加拿大也加入亚投行,美国主导的七国集团(G7)中,只有美日“落单“。
“美国可能感到不舒服,但中国的多边银行值得我们的支持。”加拿大《环球邮报》刊文写道,对于任何一位经历过印尼港口或者印度两个城市之间道路的人而言,他们都显然知道什么是亚洲的当务之急。那么,为什么对中国亚投行还有这样的大惊小怪呢?亚投行就是筹集资金将惠及数十亿人民的机构。

另一个国家澳大利亚离加入亚投行又近了一步。《悉尼先驱晨报》24日援引澳大利亚内阁消息人士的话称,澳内阁23日晚已讨论并批准澳签署加入亚投行的谅解备忘录。
据消息人士称,该国最高可能向亚投行投资30亿澳元。报道援引总理阿博特的话称,澳大利亚乃至整个亚太地区,都存在基础设施建设严重不足的问题。如能建立一个透明度高、管理有效的新多边机构来解决这个问题,澳大利亚定会支持,且相信大多数国家都会支持。接下来,澳联邦政府将就加入亚投行一事知会美、日等主要地区盟友。另据德国《经济新闻报》24日报道,荷兰官员透露,荷兰正在积极考虑加入亚投行。但荷兰可能会错过成为创始成员的最后期限。此外,比利时等欧元区国家也有意申请加入亚投行。一些北欧、东欧国家未来也可能会跟着加入。
日本24日做出新表态。日本财相麻生太郎当天在记者会上表示,“加入比较困难”。日本朝日电视台援引麻生的话说,“日本对于加入亚投行持极其慎重的立场”。《日本经济新闻》23日刊登社论,提醒日本亚洲的大势:参加或者不参加,亚投行就在那里,日本不应该继续持拒绝态度。
美国《华尔街日报》24日报道称,下一轮首席谈判代表正式会谈将于本月底在哈萨克斯坦举行。中国政府希望在6月底之前制定协议条款(即亚投行基本治理规则),并在今年年底让亚投行开始运行。一个有待解决的主要问题是,亚投行的投票权如何在创始成员中分配。报道声称,据参与亚投行组建工作的人士透露,过去几周中国的谈判代表向美国在欧洲的一些最坚定的盟友表达了中国放弃否决权的立场。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2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不少国际金融机构中,美国虽未明确说明有否决权,但从持股权和投票权来看,都达到可一票否决的目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重大事项表决需总投票权的85%,美国一家占17%的投票权,能直接进行否决。世界银行通过重大议案需80%投票权,美国占22%。
“IMF和世界银行都力挺亚投行”,据美国CNBC电视台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利普顿23日表示:“我们支持亚投行筹措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概念,在我们看来,新兴市场国家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很高。”世行常务董事因德拉瓦蒂23日表示,“中国是世界的领导者”中国领导人尽力展示他们不仅在推出发展方案上、而且在建立这所新机构上都有完善的原则,正因如此,许多国家都愿成为该机构的成员。
“搭上中国的快速火车”,德国财经网24日评论说,欧洲一些国家加入亚投行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全球经济秩序正在改变。未来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是世界发展最快的国家,拥有庞大外储和市场。
“中国融入世界”,瑞士《新苏黎世报》援引瑞士联邦副主席兼经济部长施耐德-阿曼的话说,中国牵头建立亚投行,是对国际社会的责任,各国陆续加入,是对中国的肯定。“欧盟动态”网24日则提醒美国,不要对亚投行“太过计较”。美国应面对多极化的现实,与亚投行合作。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陆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