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谱的辣妈 微信朋友圈兜售假减肥针

有种说法,减肥是女人一生的“事业”,特别一些刚生完小孩的年轻女性,更希望自己在短时间里瘦下来。

昨天,杭州西湖区检察院以涉嫌销售假药罪, 对纪某依法提起公诉。纪某在微信朋友圈里销售的假药,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些来路不明的减肥针,在被抓前,她一直宣称,这些东西都来自韩国。

年轻妈妈花上万元买减肥针,最后发现被骗

杭州金女士是90后,今年24岁,2014年初生完小孩后,想恢复以往身材,但就是瘦不下来,快速减肥成了最大心愿。去年4月的一天,她刷微信朋友圈时,看到之前一同事纪某在朋友圈发布有关微整形、减肥的文字和图片。

“我生完孩子也打了针,身材恢复得很好。”来自黑龙江的纪某比金女士大两岁,她说,像金女士这样的情况,要想减肥,可打“WDMwiedemann(俗称全身瘦)”和“Ratiopharm(俗称局部瘦)”针剂,效果会很好的。

纪某将她自己打过针的照片和别人打过的效果图片发给金女士,金女士看后就信了。双方谈好了价格。金女士以8000元价格买了“全身瘦”注射针剂12支,以5000元价格买了“局部瘦”针剂12支。

纪某说,这些针剂都是韩国产的,自己也打过。金女士让纪某到她家里来为她打针,虽然金女士不确定这些针剂是不是真的,也不确信纪某会打针,但看到纪某自己也打针,她就信任纪某了。

“谁会拿自己做试验品啊。”金女士说,随后一段时间,纪某到她家或她去找住在宾馆内的纪某,由纪某为她注射。金女士只想着减肥、瘦身,对于减肥针到底来自哪里,也没多问。

直到去年10月,杭州警方找到金女士后,金女士也吓到了。原来,纪某在微信朋友圈售假药的行为被警方盯上了,并被抓获归案。

明知来路不正,不但自己用还卖给朋友

纪某曾和金女士在酒吧做过服务员,后来因生小孩就不做了。有一天,她在网上看到有个微整形网站,联系人为吴老师(另案处理)。她到吴老师处考察了一下,发现这个机构隐藏在居民区内,也没看到有营业执照、资格证书等。

纪某说,吴老师向她介绍自己曾在医院工作,因嫌钱少就出来单干。虽然她怀疑过这个机构的资质,但收费便宜,就还是到吴老师处买药。纪某交了7000元,跟着吴老师学了一周左右。吴老师还给她推荐了“全身瘦”和“局部瘦”注射针剂等药品,虽然这些药品全是英文、韩文、日文等,她看不懂,但吴老师告诉她如何用,且教她练习注射,先是在鸡腿上练,后来就在自己身上练。

后来,纪某想到在微信朋友圈里卖减肥针产品,对方开始说有证书,但最后也没提供,虽然纪某知道这些药品来路不正,但比外面便宜许多,纪某就昧着良心售卖这些药品,还提供注射服务,从中获取暴利。比如,“全身瘦”针剂,她的进价是600元一盒,而她卖给金女士是4000元一盒。金女士买了两盒。单金女士这一个客户,1.3万元的售价,纪某的利润是1万元。

直到2014年10月,民警找到纪某,并在她住处查扣了“全身瘦”和“局部瘦”注射针剂等其他药品,而这些药品外包装或说明书均用外文标示,也未标示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批准的药品批准文号,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认定这些药品是假药。

西湖区检察院审查后认为,纪某以营利为目的,明知是假药仍予以销售,已构成销售假药罪。

除了纪某,西湖区检察院同期还办理了一起通过网络销售来历不明的美容注射针的案子。一对年轻夫妻,自2013年11月至2014年5月间,通过网络向上家购入MCCM袪痘针剂、奥利案东(ORIENTAL)注射剂等药品,通过QQ、微信等方式发布药品宣传广告,并以网上转账、快递发货方式销售上述药品,从中赚取差价。经杭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上述药品均系假药。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杨丽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