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四五十岁的杭州“老男人”重拾失传的古老剧种

说起目连救母的故事,很多人都不陌生,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这个故事在全国各地都衍生出不同的剧种,京剧里有,川剧里有,豫剧里有,越剧里有……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在杭州留下西溪,也有一出“目连戏”,跟全国各地的这些剧种相比,西溪的“目连戏”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是哑剧,整场演出没有一句台词。

西溪的“哑目连戏”被列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曾经濒临失传。而如今,时隔67年的“哑目连戏”重返江湖。

演员夸张的形体动作,加上炫目的喷火表演,台下的观众伸长了脖子,看得目不转睛。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专业的一台戏,表演者们在半年前,还是一群毫无功底的四五十岁的村民。

从未看过祖辈登台的他们,靠着苦练,终于重拾这一古老的技艺,他们还下定决心,要继续守护这门岌岌可危的民间艺术。

曾经的江南宗教重地老东岳地区

竟然还有这么一门艺术

郑捷是西溪哑目连戏表演队的负责人,今年41岁。别看这个生意人平时忙得团团转,但只要跟哑目连戏搭边的事,他就当仁不让地开始里里外外地张罗。

哑目连戏,其实就是一出“鬼戏”,讲的是“目莲救母”的故事。

郑捷说,这出戏最初从北方传过来,在杭州留下街道的东岳地区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而最初的哑目连戏演员其实都是道士。

因为老东岳以前是道观,1936年那会儿还曾经办过10万人的庙会,规模为江南地区之最,算得上是一处宗教重地。

“老底子,东岳村郑姓的人都是居家道士,一空就练哑目连戏,到了庙会时,就登台演出。”郑捷说。

后来,哑目连戏一断半个多世纪,到了2007年,西溪哑目连戏被列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当时仅存5名曾参演过的传承人。

去年2月,随着最后一位传承人——95岁高龄的郑友文离世,哑目连戏陷入了濒临失传的危机。就在这紧急关头,西湖区文广新局协同留下街道文化站、东岳社区,联手打响抢救保护战。

走访西溪文化研究院教授郑发楚后,工作人员获得“哑目连戏”的一手宝贵资料,并通过西湖区文化馆的牵线,邀请了浙江省京剧团的专家朱幼琪、谈家治担任技术指导。

“说实话,当我知道我们郑氏家族在东岳地区还有这么一项技艺时,心里挺激动的。”郑捷说,在几番努力下,他终于聚拢了一帮有心恢复哑目连戏的村民,成为恢复哑目连戏的“主力军”。

到了2014年4月,演员和器乐的班底初步成立了,但是真正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零基础学员苦练半年基本功

为跟上进度放弃出国旅游

表演队成员绝大部分是40岁左右的中年人,清一色没有功底,也从没接触过哑目连戏,而器乐组几乎都是退休老人,除一人有笛子演奏的功底外,另外也都是门外汉。

刚起步的近半年时间,用大伙儿的话说,“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只有困难,几乎看不到希望。”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再压腿练基本功,挑战太大了。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每次排练都是枯燥的基本功练习,有些人坚持不下去就离开了。”

郑斌是演员组中少有的80后,之所以加入表演队,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爷爷的影响。郑斌的爷爷郑逢春年轻时就登台表演过哑目连戏,虽然郑斌从没亲眼见过,但他心里生起一种将哑目连戏传承下去的使命感。

乐器组以退休老人为主,排练时间上不成问题,但年纪大了,学东西就费劲,一个很简单的节奏,得反复练很多次才能记住,几天不练,又全部还给老师了。

伴奏组中的板鼓是最关键的角色,整出戏就靠板鼓的鼓点来指挥其他乐器的节奏,并推动剧情的发展。

“板鼓只有敲中间一小块的区域才能发出声音,刚开始的时候,我怎么敲都敲不响,现在已经能打出简单的节奏了。但是演出的时候还是得靠老师先上场,现在还不算‘出师’。”今年59岁的郑发芸说。

为了练好板鼓,郑发芸每次排练完都会把板鼓带回家,在自家的小卖部里面“咚咚咚”地继续练。前些日子全家人出国旅游,老郑也放弃了,因为他担心几天不练,就跟不上大家排练的进度了。

时隔67年的哑目连戏“重出江湖”

学扎实技艺后要继续传承下去

在度过最煎熬的半年后,整个表演队开始慢慢走上正轨。

去年10月18日,表演队迎来第一次公演,杭州留下街道东岳社区的文化员翁文安排了一次秘密的“内部公演”。虽然观众都是演员的家属,但演员们还是大呼“紧张到迈不开步子”。

负责扮演“送夜头”的郑华说,自己从来没在妈妈面前唱过歌,更别提表演动作很夸张的角色了,当看到妈妈姑姑等一众亲戚坐在台下,真是害羞得不行。

“内部公演”最终顺利完成,舞台就搭在在村里法华山公园里,紧挨着通往北高峰的西山游步道,因此吸引了许多游客驻足观看。

距上一次西溪哑目连戏的公开演出,已经过去了整整67年,台下的观众大多从没接触过这样的戏种,这种没有台词的特殊演出形式,激起了他们的极大兴趣。

之后,表演队又去转塘等地参加了多次演出,获得一致好评,也更坚定了大伙儿要把这门艺术传承下去的决心。

“现在村子里的上点年纪的人都还挺喜欢哑目连戏的,可是年轻人的接受度相对来说就没有这么高了。不过随着我们演出次数的增多,主动找上我们想要学点戏的年轻人也开始有了。”

郑捷说,但在他看来,想要把哑目连戏传承下去,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把自己做好,“只有我们这批人先把这门技艺学扎实了,才能更好地传授给年轻人。”

老师们想尽办法使舞台效果更加出彩

下出折子戏的女主角请你来参演

朱幼琪和谈家治都是浙江省京剧团的专家,分别负责指导西溪哑目连戏表演队的形体和器乐。

两位老师清楚地记得,去年4月15日,是他们针对表演队开设的第一堂课。

“虽然学员都是业余的,但我们的要求是‘业余专业化’,不能因为是业余的,就放松要求,一招一式都得精准到位。”朱幼琪说。

经过大半年的排练,《目连救母》中的折子戏《送夜头》终于有了雏形,为了让舞台效果更加吸睛,两位老师也是想了不少点子。

在《送夜头》一剧中,主角白无常开场亮相后,便有一段喷火的表演,每次演出都会引得台下一片叫好声,而喷火这一桥段,正是朱幼琪设计的。

其实朱幼琪和谈家治两位老师平时工作都很忙,在刚接手时,面对着这群完全没有功底的“学生”,他们也曾想过放弃,但队员们用自己的勤奋和执着打动了两位老师。

接下来,西溪哑目连戏表演队准备排练一出新的折子戏——《捉刘氏》,但是现在有个难题摆在两位老师面前。

“《捉刘氏》这出戏中,需要有个女演员来饰演刘氏,但现在表演队的演员全是男的,没有合适的女演员,这戏没法儿排啊!”朱幼琪说。

因此,西溪哑目连戏表演队也委托本报,向社会征集一名女演员,年龄在30至40岁之间,最好有舞台表演经验。如果您愿意来亲身感受哑目连戏的魅力,想成为表演队下一出折子戏的女主角,可以拨打96068与本报联系。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杨丽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