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候鸟”来杭 绕城高速上大巴侧翻受伤

昨晚7点,记者来到杭州的邵逸夫医院急诊大厅时,眼前的景象用“惨烈”这个词,一点都不为过。

十多名伤员坐在急诊大厅的长椅上,头上、身上、脚上都是血迹,好几个伤员的脸被血染红,其中,一名手上缠着绷带的年轻女子带着哭腔,一个劲地对着护士喊疼。三四个身上带着血迹的小孩依偎在大人身边,脸上写满了恐慌的神情。

就在一个多小时前,这些伤员乘坐的、从安徽屯溪开往浙江海宁的大巴,在绕城北线杭州北往乔司方向,离乔司收费站不到一公里处突然侧翻,导致多人受伤。在热心的私家车主和120急救车运送下,伤者被及时送往医院进行救治。

乘客称大巴疑因避让前车侧翻事发时车上几乎没人系安全带

周先生坐在急诊室靠墙的长椅上,缠着白纱布的右手被吊在胸前,右侧头顶也包着纱布,头发上和脸上都是碎玻璃屑,白色短袖胸前一片已被血染成暗红色。他12岁的儿子一直紧紧躲在父亲身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周先生说,自己和妻子在海宁工作,几天前,孩子考完试放暑假了,他便回老家安徽黄山,准备把孩子接到海宁来一家团聚。

昨天下午1点50分左右,周先生和儿子在黄山上了车。据周先生回忆,当时车上一共有50多个人,光孩子就有十来个,几乎都是和自己儿子一样,被家长们接到浙江过暑假。

“下午5点40分左右出的事,当时车子已快下高速,往九堡方向开了,出事前其实已有预兆了。”周先生说,“当时车身已不稳,司机也在喊,‘不行了,不行了,要失控了’。”

周先生和儿子坐在大巴左侧的座位,察觉到要出事,周先生一把将坐在靠窗位子的儿子抱到怀中,随后大巴车往右90度发生了侧翻,周先生和儿子悬空从大巴左侧摔到右侧,自己被玻璃划出好多个口子,所幸儿子并无大碍。

有几个摔得不太严重的小伙起身准备往外跑,车厢里一片混乱,一些年纪稍微大些的乘客还没起身,为防止二次伤害,大家在车内互相喊话维持秩序,以免出现踩踏。

同时,四五辆私家车已在路边靠边停下,将一部分伤员带上车后,在交警引导下,将20余名伤员第一时间送往邵逸夫医院。

多名乘客说,事发时,大巴车车速开得并不快,之所以会侧翻,是为了避让前方一辆不停变道的车,而事发时,车上几乎没人系安全带。

好心车主不仅送伤员到医院还忙着安抚孩子协助登记伤员信息

在邵逸夫医院急诊大厅里,武女士正拿着纸和笔,蹲在伤员身旁,登记姓名、身份证号码和联系电话。了解到一个小女孩找不到同行的姑姑,武女士一边向医生打听女孩姑姑的情况,一边搂着小姑娘不停安慰,让记者一度认为武女士是医院的工作人员。

直到武女士稍微空下来,记者上前交谈后才得知,原来武女士是把伤员送到医院的热心车主之一,到医院后发现民警和医护人员忙不过来,便留下来协助救援工作。

“事发时,我和老公刚好开车经过,看到大巴车上出来的那些人全都血淋淋的,场面吓人,当时根本没多想,就用车拉了3名伤员往医院赶。”

在急诊大厅忙活了近一个小时,武女士浅色的短袖染上好几处血迹。看到伤员们都已在医护人员安排下得到处理后,武女士和她丈夫这才离开医院。

30余名医护人员赶到医院邵逸夫医院收治的20名伤员状况稳定

洪玉才是邵逸夫医院急诊室主任,昨晚正在家中吃饭时,接到医院电话,得知有多名伤员正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他赶紧放下碗筷往医院赶。与洪玉才一样,30余名休息中的医生和护士接到通知后,也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晚上8点50分左右,伤员的检查、救治告一段落,洪主任介绍了目前在邵逸夫医院伤员的情况:伤员是傍晚6点40分左右送到医院的,一共20人,包括5个小孩。年纪最大的59岁,最小的2岁半。

“院方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外科医生全部到岗,伤员中有4人伤情较重,出现休克现象,被送到抢救室。对其余一些皮外伤的伤员,医护人员对伤口进行了清创。”

经过2个小时左右的救治,初步的检查评估工作已结束。洪主任表示,送到邵逸夫医院的20名伤员中,没有发现严重危及生命的情况。休克的有4人,主要是身上有多处挫裂伤,出血量较大导致的,经检查没有伤员出现明显颅腔、胸腔、腹腔出血的情况。其中有一名50多岁的女性颈椎骨折,不过并没瘫痪。

目前,这4名病情相对较重的伤员被安排到了重症监护室,考虑到伤员的状况有可能会出现变化,因此医生会随时进行观察和评估。

此外,有3名小孩软组织挫伤。慎重起见,院方与省儿保沟通,将这3名孩子送往儿保做进一步检查。还有部分伤员被送往其他医院救治。目前,事故具体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杨丽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