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了20多年的寻子之旅

20年前她将儿子遗弃在湖州

这些年骨肉分离让她饱受折磨

“那时候他已经八九个月大,还站不起来,我又得了肝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1月11日中午, 46岁的安徽人崔家秀在妹妹的陪同下来到报社求助。在忍受了20多年骨肉分离的痛苦之后,她终于决定来寻找当年被遗弃在湖州的儿子。

无奈之下做出决定

崔家秀是安徽广德人, 1992年儿子涛涛出生时,她只有24岁。

“儿子出生时不是顺产,由于胎位不正,是脚先出来的。”崔家秀说,她的家在农村,临盆时并没有去医院,而是请了接生婆为她接生。所幸涛涛最终顺利出生了,而且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儿子出生没多久,崔家秀就发现了问题。“儿子天生骨头很软,三个多月了脖子还都抬不起来,到八九个月大时还不能走路。”崔家秀说。

雪上加霜的是,儿子出生后不到7天,崔家秀就得了肝炎。“得病后,我根本做不了重活,走几步就喘得不行,还传染给了我妹妹。”崔家秀回忆,那时候丈夫王翠友一直在外打工,家里的活以及孩子就只能靠她一个人来照顾。而孩子因为骨头的问题,坐都坐不好,更别说站了,只能抱着。

崔家秀说,涛涛晚上睡觉都不能躺床上,要睡到她肚子上才能睡着。他们也曾带孩子到湖州市中心医院看过病。

“结果医生检查后,说大脑很正常,但是其他的就查不出来了。”崔家秀说起当年儿子的模样就开始抹眼泪了。“我最后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她把儿子丢弃在公厕

“当时家里只有我姐姐一个人照料孩子,我还在读书,有空就来帮她。后来她得了肝炎,我也被传染了。”陪同崔家秀来的是她的妹妹崔家宁。1993年,崔家宁只有17岁。她陪着姐姐到湖州给涛涛看病,最终姐姐决定把孩子遗弃时,也只告诉了妹妹一个人。

“那天不是4月25日就是5月25日,我和姐姐抱着孩子,上午9点多搭了一辆到湖州的中巴。”

崔家宁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天她们在湖州老的长途汽车站下车后,沿着车站外的马路走不多远就看到了一个公厕,两人就把孩子放在了女厕所的地上。经过记者的反复确认,这个公厕应该就在九八医院与车站新村中间。

“因为孩子站不住,只能坐着,我把地上稍微收拾了下,就让他坐那里了。”崔家宁回忆,当时自己年纪还小,放孩子的时候又心慌又心疼,一放下就赶紧走出了公厕。

崔家秀听到这里,又哭了起来。“我当时都不敢进去,只能让我妹妹去。听到儿子在里面哭,自己在外面都站不住了。”她说,儿子当时只有八九个月大,穿了一件白色的直条毛衫,一条红色的长裤,和一双红色的凉鞋。她们还在孩子旁边放了一个蓝色的布袋,里面是涛涛的奶瓶和半袋“燕牌”奶粉。

“这些东西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据妹妹崔家宁回忆,当时还在孩子的袋子里放了一张纸条,是她帮忙写的。“我记得上面写着:涛涛骨头软,站不起来,希望有好心人能够救救他!他出生在1992年六月初九。

她痛苦了20多年

从1993年到2016年,崔家秀被遗弃儿子的痛苦折磨了20多年。“当年我丢掉儿子回到家,老公知道后就哭了,而我一直哭了20多年。”崔家秀说。

1994年,崔家秀又生了一个女儿。女儿懂事后,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哥哥后,就一直说着要爸爸妈妈把哥哥找回来。

2010年,女儿高一时,崔家秀一个人偷偷来湖州找过涛涛。但是因为湖州城市变化太大,她没有找到当年丢弃儿子的那个公厕,去了民政局、福利院,也没有找到线索,只能黯然回去了。

2015年12月,在女儿、妹妹的鼓励下,崔家秀再一次开始到湖州寻找涛涛。

目前,记者已帮崔家秀联系了湖州车站社区,请车站社区工作人员帮忙向当年的老人询问,看看有没有涛涛的线索。

“这些年我一直想,一直想,做梦都会梦见我儿子。”崔家秀在记者面前一直死死的拽着儿子当年唯一留下的一张照片。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陆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