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制度供给新优势

“十三五”开局之年,浙江再次站在历史的新起点。

“我省过去30多年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先发体制机制优势释放的民间活力,今后的发展更要再造体制机制新优势,并将制度的活力转化为微观的活力。”省政协委员、民建绍兴市委会专职副主委潘锦仁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为政府权力套上缰绳,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收敛政府的手,放活市场的手,补强社会的手,以此提高行政效率和激活市场活力。这就是浙江创造的制度供给新动力。

正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的,我省经济社会发展还存在不少问题。主要是自主创新能力不强,传统产业转型提升不够快,新兴产业占比还不高;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还不够强;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承载力下降,人口老龄化压力增大;加强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保障和改善民生的任务还比较重……而浙江要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各级政府必须进一步深化自身改革,并以政府自身改革撬动经济社会各领域改革,从而为创业创新营造更适宜的土壤。

以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和民间活力的加法

“证实你妈是你妈”“证明我是我”……种种奇葩“证明”,在2015年给了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话题。但在潘锦仁委员眼中,就不止谈资那么简单了。他认为,“这说明,政府仍然干预过多。”

政府工作报告对此并不讳言,其中提到:在政府自身建设方面,一些工作人员改革意识、责任意识、法治意识、服务意识不强,作风不正、懒政怠政依然存在,消极腐败现象还时有发生。潘锦仁认为,面对种种困境,应该通过深化政府自身改革,为供给侧改革提供制度供给,以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和民间活力的加法,打造有限、有为、有效的服务型政府。

制度经济学代表人物之一、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舒尔茨曾说过:“任何制度都是对实际生活中已经存在的需求的响应。”这意味着,适应需求的制度改革,对市场和民间活力有着极大的激发作用。

在平湖,浙江日新华新顿精密特殊钢项目注册资金超过1亿美元,仅用一年时间就完成了厂房建设和设备安装,部分设备已开始调试,预计近期可投产。“审批仅用了3个月时间,让我们赢得了不少发展先机。”公司企业管理部经理金日说,原以为审批要大半年,没想到这么快。

“截至目前,平湖市累计承接260项权力事项,对119项非行政许可事项进行全面清理,取消20项,其他99项转为行政许可、行政确认、行政征收和其他行政权力。”省人大代表、平湖市委书记盛付祥说,政府自身改革推动了在平湖试点的县域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行政改革提升了行政效率,赢得了改革实效。2015年平湖实到外资3.6亿美元,引进市外内资80亿元,新批总投资1亿美元以上大项目4个,再创历史新高。 (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这只是政府自身改革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浙江壮士断腕,积极推动政府自身改革,杀出一条血路:深入推进“四张清单一张网”改革,完善权力清单制度,积极探索政事分开改革、行政复议体制改革和行政执法体制改革,制定省重大行政决策程序规定。

打好“组合拳”,握紧着力点

刚拿到政府工作报告的代表委员,对政府自身改革给予了高度评价。省政协委员、民盟宁波市委会专职副主委潘一红说,政府在自身改革上打出的“组合拳”,充分说明政府思路清晰,真正握紧了着力点。

去年,虽然汽车行业不景气,但位于台州的浙江恒勃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却研发了50种新型滤清器。“车企要研发新型款汽车,我们就要和他们配合,同步研发。” 省政协委员、浙江恒勃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书忠说,军功章也有政府的一半:审批部门“一站式服务”“一窗式受理”,代办员为企业“跑腿”,盯牢审批全流程;经信、科技部门为研发提供专项扶持资金……

正因如此,过去的一年,在浙江大地,这种寻找“源动力”的努力更加活跃:政事分开改革,加快政府转变职能,同时推动事业单位走向市场,激发其活力;义乌设立全国首个行政复议局,标志着浙江行政复议体制改革进入新阶段,进一步倒逼依法行政;在义乌佛堂、嘉善、衢州等地试点的行政执法体制改革,让行政执法从“九龙治水”到“一家监管”;去年9月出台的省重大行政决策程序规定,终身追责让乱作为者动手之前要思量再三。

具体举措更是遍地开花:企业投资项目高效审批全面推行,“零地”技改项目不再审批,去年全省“零土地”技术改造项目备案信息系统上线运行,舟山群岛新区、嘉善县、海宁市、柯桥区试点核准目录外企业投资项目不再审批,180个项目纳入改革内容;全省范围内实现市县基本同权,仅嘉兴市就下放行政审批事项428项,减少近100个审批环节;“四张清单一张网”继续强势推进,总额200亿元的省产业基金设立,政务服务网从省市县联网,正向乡镇延伸……

从政府自身改革的“点”入手,撬动其他领域改革的“面”

面对成绩,浙江并未止步。代表委员表示,现在,浙江要从政府自身改革的“点”入手,不断扩大制度供给的突破口。

春江水暖鸭先知。和温州企业家代表接触时,记者发现他们越来越多地提到“政府职能”、“政府作为”、“政府责任”这样的词汇。

“改革开放初期,温州当地政府给予市场自由发展的空间,创造了‘温州模式’。但是现在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政府有序引导。”省人大代表、温州市发改委主任方勇军认为,政府今后要更善为善治,继续深化审批制度改革,推进基础性制度建设,完善要素配置机制,促进资源要素优化配置,打造服务型政府。

寻找制度“源动力”的同时,一些代表委员建言要通过政府改革撬动其他领域改革。长期以来,潘一红委员一直关注农村教育问题,并深刻感受到政府自身改革对社会体制改革的重要推动作用,她说:“推进政府自身改革,将促进教育资源均等化,通过政策倾斜、教师轮岗等措施,小规模学校和教学点、边远山区及海岛学校的教学资源能得到进一步提升,培养出更多人才,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质量更高的人力资源。”

省人大代表、东阳市人民医院院长应争先关注的,则是政府自身改革对医疗体制改革的促进作用。他曾做过一个尝试:以往在东阳,病人转诊后要申请医保,需经医生、主任、院长、医保科、市医保处等5个环节,但通过浙江政务服务网,东阳市人民医院和东阳社保局实现数据信息共享,所有环节都可以从网上走。

“这给了我们更多启示。”应争先说,今后,社会体制改革要和政府自身改革紧密结合,从而更多地提供公共服务产品,实现共享发展。

“政府改革重点在于自身改革,应该瞄准群众呼声强烈、企业急盼解决的问题,还要深谋远虑,措施要实实在在,有量还要有质。”潘锦仁认为,这样才能真正建成职能科学、权责法定、执法严明、公开公正、廉洁高效、守法诚信的法治政府,源源不断地为浙江供给侧改革提供“制度源动力”。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陆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