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医生建起“医患朋友圈” 医患原来可以这么暖!

网红和大V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一条消息,立即会引来网友诸多点赞,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肿瘤外科医生陈文军也是一名“网红”。

自2015年5月起,陈文军养成一个习惯:为病人诊断结束后随手递上印有二维码的名片。患者通过微信扫描二维码,接入一款方便医患沟通的手机软件,随时随地和陈文军进行一对一的交流;还经常在陈文军朋友圈里发布的消息下面点赞、留言,进行互动。如今陈文军的“医患朋友圈”里,好友已经突破1100人。

业余时间,网上答疑

万磊:“陈医生,我今天取了检查结果,检查结果显示……但是约不到你下周的号,该怎么办?”

陈文军:“从检查结果来看,应该没问题。你若是不放心,下周一带片来院区给我看下,光看下报告也就不用挂号了。”

洪英:“陈医生,又要麻烦你。昨天打了提高白细胞的第三针,晚饭后有热度,量了下是39度,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陈文军:“今天体温如何,自觉症状如何?今天去医院复查下吧,看看原来的手术切口等。”

……

这段医患之间的对话,不是发生在诊室,也不是在病房,而是在一款医患交流的手机软件上。此时,陈文军或许在家里,或许在上下班的路上。

“我花30秒解决问题,也许就能让患者少跑几十公里路,少一天折腾。”陈文军说,患者在网上传来检查报告,交流感受后,就能完成对肿瘤病人简单的随访,既省去了患者看病的费用,也省去了他们在路上奔波的时间。

针对门诊发现的问题,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陈文军会定期在朋友圈里分享科普短文,最近分享的是门诊最常见的乳腺疾病小叶增生,“当晚就收到200多个赞,特别有成就感”。

网络世界,医患交心

和大多数医生一样,陈文军有着一定量的门诊压力,为了让挂号的患者都能得到诊断,分配给每位患者的时间十分有限。“沟通得越详细,隔阂就越少。”陈文军说,既然门诊的时间不够用,就用网上的时间来补。

把电话号码、微信号、二维码名片都留给患者,很多医生担心会被打扰。但是陈文军不这么认为:“从陌生到熟悉,熟悉后变成朋友,和朋友聊天会觉得是负担吗?不会。”

每天,陈文军都要收到“好友”几十条甚至上百条留言。这些“好友”,不乏陈文军的门诊病人,更有素未谋面的求医者。“陈医生辛苦了”“有陈医生在,让我倍感安心”“晚上11点半收到陈医生的回复,真是太感动了”……这样饱含赞许、感恩的评论和留言,正是陈文军“医患朋友圈”的日常。

聊天页面上,不断有患者发送笑脸符号表达感激之情;也有人发送休息符号提醒陈文军要注意身体;更有患者一看到陈文军在朋友圈发出评选链接,就拉上亲戚一起投票支持。”在寒冷的冬季里,这是绝对的温暖。”陈文军说。

医患之间的对话,不再局限在诊室里那三分钟的问与答,而是转移到24小时的网络世界里。

虽未谋面,也有信任

从陌生到熟悉,从排斥到信任,转变是一次次耐心地倾听和解答。

凌晨3:30,一位患者打电话给陈文军询问病情。陈文军回忆说:“相比我只是睡梦中被叫醒,她已经因为纠结这个电话打还是不打,担心了一整晚,最终电话接通时,她说了太多遍‘不好意思’。”

“大多数患者都尽量体谅医生。尤其是用手机交流时,无法面对面,大家都用一种小心翼翼的态度维系着这份来之不易的信任。”陈文军说,相比患者主动联系我,反倒是我去主动联系患者比较多。有时陈文军会问他们:“最近有什么不适吗?也不来说一下。”患者们大多都是回复:“我怕你太忙了。”

朱华是武义人,是陈文军的一位门诊病人。为了减少来杭的奔波,陈文军为她联系邵逸夫医院武义分院进行手术。“分院的手术仪器和总院一样吗?我是不是还是去总院更好?”聊天对话框弹出,朱华对手术有些担心。陈文军耐心地向朱华介绍手术团队、器械准备等各个方面,朱华的纠结和疑虑打消了,她说:“我信您。”

几次的网上沟通,让朱华渐渐理解并信赖陈文军:“无论陈医生在出差,还是在开会,他都会抽空回复我的问题。”朱华也开始理解其他医生,“以前觉得医生板着脸挺难说话,现在想想他们白天给人看病,晚上还要在网上答疑,我心里竟然有点儿心疼。”

(为了保护患者信息,文内万磊、洪英、朱华均为化名)

【浙江新闻+】

用心消弭医患隔阂

文/王晨辉

医患关系,一直是一个饱受关注的话题,虽然多数医院,医生和患者之间是比较和睦的,但由于近年来,个别地方出现了一些医患之间的极端行为,加上部分媒体的炒作,使医患间这个美好的职业伦理关系,出现了隔阂。

在这样一个医患关系敏感而微妙的时期,邵逸夫医院陈文军医生利用手机软件,与患者进行一对一的交流的做法,是改善医患关系一个很好的创举。

医生和患者之所以出现各种矛盾,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相互的不理解,特别是在大医院,患者和家属往往对医生抱有很大的期望,一旦医生的医疗没有达到预期,个别患者或家属就会不依不饶,甚至提出过分要求。其实,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规律,特别是一些疑难杂症,谁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救治成功。这就需要医生能够及时和患者及家属进行沟通,让患者理解医学的风险,宽容正常的失败。

但是,现在很多医院,一个医生每天要接治很多病人,真要让医生与每个病人保持面对面长期又紧密的沟通,也确实很有难度。陈文军医生的做法,很好地做到了日常工作和与患者交流的统一,既不妨碍他坐诊、查房、手术,又能够充分利用业余时间,和患者进行交流,及时地了解患者康复的进展,为他的进一步治疗提出方案和建议。

其实,像陈文军这样负责任的医务人员有很多很多。要抽出时间与患者交流,办法总是有的,在没有网络的时代,也有不少医生通过书信、电话等方式,与患者保持交流,医患之间的和谐,关键不在技术,而在于医生是否愿意真正把患者当成朋友,想患者之所想,急患者之所急。

当然,医生把患者当成朋友,真诚与患者沟通交流的同时,患者也应该充分理解和体谅医务工作者。去年12月,宁波一网友把医院窗口人员凌晨穿“睡衣”给患者挂号的照片,发到了网上,指责对方没有穿白大褂,不符合规定,然而并没有多少网友指责医院,而是对医院工作人员表示理解,并对发贴人进行了指责。很多网友说,冬天的凌晨,你一个人去医院看病,那位给你挂号的医务人员,可能是担心换个白大褂浪费你的时间,所以才穿着棉袄给你挂了号,既没有耽误你看病,也没有别的不合适的言行,有必要这样曝光人家吗?

和谐的医患关系,需要大家共同去营造,无论是患者,还是医务工作者,都应该互相理解,互相支持,多一些换位思考,少一些无端的指责。医患之间,信则两利,疑则两伤。惟有相互尊重、相互珍惜、相互信任,才能战胜疾病。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周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