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种的不光是稻米

“用纯粹的心在干净的土地上种出干净的东西。”前天,璞心家庭农场主王陆良向驻村记者们展示了一段文字。多年前,他的理想是做种田卖米;如今他的理想依然是种田卖米,只是对自然农耕更坚定了。他希望,他种的不光是稻米。

“阿爸种了些田,然后还开机帆船卖石头,出苦力;阿爸实诚,和人交往,他基本上只是吃亏的那个,但因为他过度勤劳,日子也就这样平淡的过着。 ”

——农民的儿子

王陆良的老家在吴兴区织里镇大河村,就是现在童装淘宝小店扎堆的地方。

7年前,王陆良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吃惊的决定:回去种地,用最传统的自然农耕方式。

“小时候随爸妈去田里,玩累了就睡田埂上,醒来时去地里拔个萝卜,水渠里冲一下,裤子上一擦,就咬着吃了。 ”

虽然父母刚开始不同意,但王陆良主意定了,几头牛都拉不回来。

他花了10多个月的时间在找适合的田地,2011年4月最终选址吴兴区埭溪镇山背村,办起了他的“璞心家庭农场”。

“我的名字里有个‘陆’字。 ”王陆良觉得,他应该做农民,应该把身心献给土地。“虽然眼下做得一般,但土地承载万物,我相信我是个真农民。 ”

“我们心里有一口大锅,里面放了好东西,然后加了很多很多水,慢慢熬煮成为一锅好汤,这就是理想。 ”

——孩子的父亲

1斤米20元起,1斤青菜16元……400多亩地,一年三四百万元的产值,看着这些,估计很多人也会觉得,做农民挺好。

不过没人知道,王陆良真正开始盈利已经是6年后的事儿了,前面的5年他都在不断地亏钱,还不敢让家里人知道。

这期间他的压力特别大,他问女儿,爸爸能不能做好农业?

女儿跟他说了一段话:“阿爸,我们都不想你做农业,太苦了,可是你是爷爷奶奶的儿子,是妈妈的丈夫,是我的爸爸。我们都会支持你。”也因此,有了问题,他总是想一力承担。

在他的家庭农场里,选择的是自然农耕方式,也就是依循着大自然的法则,以维护土壤生机、恢复地力的土壤培育为基础,绝不使用任何化学肥料、农药和各种生长调节剂以及任何有残害土壤的添加物的农业生产方式。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家人接下来全靠土地吃饭。

他请了当地的老农民,让他们重新用最传统的方式种地;他一直持续找老种,希望找回小时候的味道,他认为种子是一条隐性的国防线……

第一年,因为不施化肥不打农药,一亩地种植单株总量比别人少,田里投入的人力成本比别人高出好多,但是作物产量却远远低于常规,价格定位自然也高出许多。

量这么少还卖这么贵,身边的种粮大户都觉得这个织里人做不了农民。

这时候,合作伙伴的资金出现了问题,王陆良的岳父忽然去世……他一时间焦头烂额。“地里的事儿,先交给我们吧。 ”父亲和母亲来到了农场。之后,妻子、女儿、儿子也都住进了农场,孩子们除了读书,经常会在地里干活,就像他小时候一样。“我常跟我爸开玩笑,后悔了吧!来了就走不掉了。”王陆良笑说,其实父母心里对土地的那份眷恋、不舍,和他心底对土地的爱,是一样的。“当时,我们镇上的农业专家跟我打赌,同样的超级稻种,以我的种植方式,亩产不会超800斤。 ”结果,他赢了,而且赢得让人服帖。不过这部分米他不对外卖,因为这些并不是老种子种出来的。

他要卖的是自然农品。用传统的方式、用好的老种生产纯粹的农品。

“没有标准,就是最好的标准……在纷繁的社会中,守好本分二字不只是小难。有向道的、慈悲的、入世的心,才能心耕福田。璞心人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

——自然的守护者

“大地安好是所有生命的福报。 ”这是王陆良挂在农场课堂里的一幅字,也是他农场经营的宗旨。

目前,农场已成为杭州、上海一些学校的第二课堂。孩子们来这里插秧,计算株密度,人工除草,烧饭炒菜,自己去地里收获茭白,在田野里听老师们上课……

农场课堂里,还有一整面墙的书柜。这些书都是全国各地认识“璞心”的人寄来的,他们用自己的书香,换取“璞心”的米香。来这里的孩子们可以随意的翻阅,人文、历史、地理、插画……什么都有,每个赠书人都会留下自己的读书心得和微信号,以书交友。

王陆良说:“‘璞心’背后有大家。 ”因为大家的认可与支持,让他更加坚定地往前走。

每次看到这些孩子们,他就会觉得特别满足。

“如果现在给我重新选择的机会,我肯定不会选择辍学。 ”王陆良至今记得小学的班主任李老师,那时老师跟他的父母建议,让他到湖州城里读书,不然可惜了。

几年前,当他从村上一位邻居那得知了李老师的电话,他很兴奋地给老师打了过去。更让他惊喜的是,老师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声音,喊出了他的名字。

“我希望自己做得更好的时候,去看看李老师,当面谢谢她。 ”王陆良说,小时候自己很调皮,但是李老师对他很好,知道他老是弄破书,每学期都会给他多预备一本,还让他做了班长。多年后,这份肯定和信任,让他的每一步都能更踏实。

璞虽有瑕,贵在真实。这便是“璞心”的由来。

“璞心”现有18个稻种。有一个稻种从最初用到了现在,王陆良给这个米种取名“冰谷暖米”。这是父亲带来的老种。

每年立夏时播种,立冬时才开始慢慢收割。因为经历了冰霜,所以才格外暖人。

王陆良说,自己没有情怀故事,只有种田卖米。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周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