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点半难题”怎么破?

为了“拯救”小学生的睡眠,浙江出了一个新招。

省教育厅出台《关于在小学施行早上推迟上学工作的指导意见》,表示各地各小学可根据年段、季节等因素灵活调整上学时间,其中要求小学一二年级学生早上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00,冬季还应适当延迟。

意见一出,引来广大家长纷纷点赞。与此同时,一个沉寂已久的话题——“三点半难题”又被摆了出来。许多家长关心,推迟上学定了,延迟放学还有多远?

记者调查发现,在我市,小学生一般是下午3时至4时放学,但家长一般都要下午5时30分后才能下班,形成了长达2小时家长和学校都无法监管的“空档期”。放学后,孩子去哪儿?孩子干什么?………这些,成了很多家长不得不面对的难题,不仅要烦恼如何接送,还要担心孩子独自在家的安全问题。

一边是家长强烈呼吁延迟放学时间,一边是明文规定控制学生在校时间,在这场关于“便民”和“减负”的大讨论背后,不难发现,破解“三点半难题”,不能只是以延迟放学这样“一刀切”的方式来解决,而需要学校、家庭和社会的通力协作。

三点半放学,减负吗?

“放学后你直接回家,钥匙放在书包最外面的口袋,回家后先做作业,电器不要碰,如果饿了就吃桌子上的面包。”“知道了,老妈,你说N遍了。”

早上7时50分,家住湖城仁皇山庄的陈嘉把儿子送到了校门口,一再地嘱咐放学准时回家。因为家里老人身体不好,新学期一开学,她就面临了困境:孩子放学没人接,回家没人管。“头疼。我和老公都上班,下班到家都快6点了,但孩子一般3点多放学,肯定接不了孩子。好在他已经读4年级了,我们家离学校又近,先试着让他自己走回家。”陈嘉说,除了路上的安全,最令她担心的还有孩子独自在家没人管,“真希望小学能延迟放学时间。”

为什么小学规定在下午3时左右放学?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减负。

早在 2010年,我省出台《关于切实减轻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通知》,严格确保学生的休息和锻炼时间,其中一条就是“小学生、初中生在校上课时间分别不得超过6小时、 7小时。”严令之下,拖堂、补课等现象迅速消失。取而代之,所有学校严格遵守,下午3时左右准时放学。

放学时间早了,学生在校时间缩短了,课业负担减少了吗?其实不尽然。

××课后辅导班、 ××托管班……放学时间,湖城不少学校门口的“接送大军”中,印刷了招生广告的各类面包车特别显眼。学校放学时间早与家长下班时间晚产生的“真空期”,催热了各类的课后辅导班和托管班,却让学生的负担又加重了。

忙!开学才几天,就读小学五年级的玥玥抱怨不断。在她自制的作息表上,时间精准到了“分”:早上7时50分到校,下午3时5分离校; 3时30分到辅导班,参加2个小时的课后辅导;晚上7时30分开始温习功课、写辅导班留的作业……“每天要完成‘双份作业’,喘口气都没时间。”玥玥抱怨,学校布置的回家作业在辅导班完成,辅导班布置的课外练习回家做,起码晚上11点才能睡觉,课业负担依然重。“还不如直接在学校上课上到父母下班。”她说。

免费托管,走多远?

一方面是国家提倡减负,让学生早放学;另一方面,家长又面临着接送和监管难题,矛盾究竟该如何解决?

近年来,我市部分县区出台了相关政策来破题。

2017年3月,吴兴区首批3所学校——织里实验小学、轧村小学和漾西小学率先试点“放学后1小时免费托管”。

整理作业、开展阅读、参加社团活动……对于学生 们 来 说 ,“放学后 1小时”变得丰富多彩,不仅能享受学校里的活动资源,还有熟悉的玩伴。“政府支持,学校有资源,家长有呼声,就这么简单。”织里实验小学校长周汉文介绍,在实施“免费托管”前,学校曾召集90多名家长代表征求意见,得到了高票支持。果然,该举措一推出,全校4500多名学生中, 95%以上选择放学后继续留在学校。

吴兴区教育局对无偿托管作出严格规定:不向学生收费、不上文化课、不增加学生学业负担、学生自愿。在托管课程设置上,根据学生意愿与年龄特点,鼓励各校开设合唱、舞蹈、球类等特色课程,让学生学得开心、让家长后顾无忧。

为了鼓励学校和老师,去年,织里镇政府专门拨出专项资金100多万元,用于这项惠民措施,对老师们的无偿付出给予适当补助。

如今,吴兴区7000多学生享受到了“免费托管”这项服务。

其实,早在2011年,德清县就率先推出了无偿托管,并形成了被众多中小学校长称道的“德清模式”——“无偿开班,政府补贴”。

对于在德清县武康镇一小学就读六年级的晓晴来说,放学后1小时的“无偿托管班”是她小学记忆中最精彩纷呈的篇章之一。“对画画的兴趣,就是在托管班的社团活动中培养起来的。”她说,“托管生活”还让她养成了高效完成家庭作业的良好习惯。“孩子在学校里有老师看着,我们放心。”晓晴妈妈说,当女儿读四年级时,她曾询问女儿是否不再需要课后托管,但女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理由是放学后的这1小时又能学又好玩。

既然“免费托管”这一举措深受家长和学生的欢迎,为何7年来一直没有推广开来?“如果从我自身考虑,一定会拒绝。”在湖城一所小学任教的李老师坦言,“课后托管”无疑增加了教师的负担。一旦学校组织教师参与课后托管,不仅延长了工作时间,还增加了工作量,就算有补贴,大多数教师还是持反对意见。“对学校来说,要承担的责任多了很多。”作为学校管理人员,陈校长顾虑的事更多,“孩子留校,安全问题首当其冲。另外,课后托管设置哪些内容、学生是否重新分班、值班教师怎么安排都是问题。”

免费托管,到底能走多远?学校和家庭都打上了一个问号。

社区课堂,怎么用?

减负的目的,是腾出时间给孩子,让他们有更多的自主时间,而不是只过“上学——回家”两点一线的生活,缺失了与社会接触的部分。

如何让学校与家长“脱节”的“空档期”,变为社会教育的“用武之地”?湖城飞英街道余家漾社区跨出了第一步。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下午4时,余家漾社区的活动室内,一阵阵朗朗书声传来。在湖州师范学院大学生志愿者的指导下,孩子们正在上诗词赏析课。

2014年底,余家漾社区“三点半学校”正式开班。“三点半学校”与湖州师院大学生志愿者合作,每周一至周五下午3点半准时开班,由志愿者免费辅导作业、开设兴趣班,直到五点钟家长下班将孩子接回家。

起初,“三点半学校”是为了帮助经济比较困难的家庭,让孩子们放学后有地方去。令人意外的是,社区里报名参与的孩子越来越多。因此,组织者逐步调整与完善方案,社区课堂的内容也愈加丰富。

随着家庭对社区教育需求的急速提升,湖城的许多社区开拓思路,创新社区教育内容和形式,由志愿者为社区的一二年级的孩子进行作业辅导和素质教育培训;月河街道二里桥社区从2016年底正式与文苑小学合作推出了“四点钟课堂”,请在校的专职教师排班每天来社区为孩子免费辅导功课。

在社区课堂学什么?这是家长最关注、组织者最头疼的问题之一。

记者调查发现,除辅导功课外,绝大多数社区课堂推出了绘画、阅读、音乐欣赏、手工制作等兴趣课程,着重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拓展课外知识。

“社区课堂不仅要‘管住脚’,还要‘迈开腿’。”从事教育研究工作的杨老师希望,社区课堂不能只停留在监督学生完成作业的层面,而是要在提升孩子综合素质上做文章,组织活动时从丰富性、趣味性、活动性上入手,多组织学生参与社区活动,提高孩子们参与社会事务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让社区课堂成为破解“三点半难题”的主阵地。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周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