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永华:“麻风村”的最美理发师

因为与麻风病院休养员的约定,他虽然行动不便,但坚持每个月风雨无阻往返20多公里的路程到“麻风村”,为深居山坳的80多位麻风病休养员义务理发。

他就是魏永华。

从小跛脚的他在家人劝说下学习了理发的技能。 2014年年初,“义剪美”服务组的组长找到了他,问他愿不愿意为麻风病休养员理发。毫不犹豫地,他接受了,开始每月一到两次定期为麻风病院休养员理发和修面,每次理发时长都要4个小时以上。这一干就是风雨无阻的四年多。

提及麻风病,很多人都闻之色变。省皮肤病医院上柏住院部(即武康疗养院)主任喻永祥告诉说:“像这些老人这样的情况,出去理发很困难,我们急需有人上门来为老人们理发,正好老魏来了,主动提出愿意为老人们理发。”

就这样,魏永华为“麻风村”的老人们拿起了他已放下整整20年的电推剪。他至今都难以忘记,第一次到“麻风村”时看到老人们挤满理发室的场面。“挺心酸的,老人们是怕我们这次来了下次就不会来了,所以一大早就来排队剪头发。”那一刹那,魏永华就做出了定期服务的决定,他大着嗓门对一屋子的老人保证:“你们放心,我会帮你们理完发再回家吃饭的,下次也会再来的。”

这一句承诺,便是四年的坚守。从那时起,理发就成了“麻风村”休养人员翘首以盼的“头等大事”。每当到了约定的日子,穿着红色马甲的魏永华总会如期而至。

给老人理发并不容易,有些老人脾气犟,他也受过不少委屈。有一名长期躺在床上的病人需要理发,魏永华进了病人的房间后,就等着专业的医护人员到场帮忙,因为只有把病人扶起来他才能操作。可是病人不理解,一定要魏永华马上扶他起来给他理发,还冲他发火。不管他怎么解释,病人都不听,他当时觉得心里憋屈,却忍着不对老人家生气。“说实话,我当时真委屈,觉得犯不着送上门来挨骂。”他说。但是,下个月他还是如期出现在了“麻风村”,心里的委屈甚至从未和疗养院里的人说起过。

魏永华技艺精湛、手法熟练,但细心观察的人总会发现他仅仅围着椅子小范围地走动,似乎腿脚有些不便。其实,小儿麻痹症让他不能长时间站立或者走动。然而,全院病人几乎每个月都要理发,就算平均3分钟一个人,全部理完发至少需要站立3个小时以上。这对他而言,是个巨大而严酷的挑战。“最初来的时候,院里有80多人,起码要花五六个小时。”他还记得,刚开始不适应,站了五六个小时后腰都直不起来,“回到家里脚都肿了,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躺下睡觉。”

中午十二点多,理发室里最后一个老人满意地离去。已经站了4个多小时的魏永华揉揉酸胀的腿,一屁股坐在门外的矮墙上,他真想此刻就收工回家,但还有五六位卧床不起的休养员等着他理发。喝了一口水,给已经发烫的理发推加了点机油,魏师傅微跛着腿朝最后的几个房间走去。

“这样的情景时常都有,但是魏师傅从不抱怨,也不计较。”“义剪美”小组长于丰丰说起魏师傅的精神,由衷地赞叹。

事实上,只要是魏师傅答应老人理发的日子,哪怕生意再忙,他都会来给老人理发。有一次,他父亲住院动手术,他依旧按照约定好的日子赶到“麻风村”。

“我也想回家照料家人、生意,可是话都说出去了,就要做到。尤其是对这些都可以做自己父母的老人,失信于他们,还做什么人啊!既然做了义工,就接受的了付出。”魏师傅如是说。

谈起魏师傅,“麻风村”的老人都赞叹不已。“魏师傅不简单,每个月都来给我们剃头,天气热也一个月来两次。一般人听到麻风病三个字,吓都吓死了,更不要说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以前我们付费请山外的理发师傅来理发也没人愿意。”

现在的魏永华,早已对“麻风村”每位老人的基本发型都了然于心。有些老人‘走’之前,会专门找他理一次发,希望体面地离开。

每次碰到这样的事,魏永华都会在理发时把老人的发型和面容刮洗干净。“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而且我也很开心他们能来找我。”他说,能陪伴老人们走过人生中的最后一段路是自己的荣幸,他坚定地说:“这说明他们信任我!为了这份信念,哪怕这里只剩下一位老人了,我也会为他理发!”

理发结束后,魏永华起身去向疗养院里的老人们道别,他走到院子的中央,大声说道“下个月还是老时间见,阿娘阿爷们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老人们纷纷嘱咐他“路上当心”、“小心腿脚”,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笑着对他说:“下个月,不见不散喽!”

“不见不散喽!我下次还会来的,等着我。”这个约定就是一句简单的承诺,对魏永华来说是他背负在肩的光荣责任;他手里那套普通的理发设备,承载着善行的力量,伴着他一次次来到“麻风村”,来到老人们身边。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周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