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坐上了孝顺的末班车,却也是被抛弃的始发站

对于50、60年代的人来说,孝顺父母是一种天生的使命,他们不远行、以父母为圆心,从衣食住行到生病养老,都尽心尽力、不假人手。只是这种对于“孝顺”的传承却也止步于这一代,因为从独生子女的第一代起,即为生存而拼搏,养老与陪伴也必须接受新的转型。这场“孝顺”的断代里,有伤心也有无奈,好在我们也许还有更好的办法……

对于50、60年代出生的中年人来说,有句话真实地有些残忍:

我们注定是孝顺父母的最后一代,被儿女抛弃的第一代。

我生于50年代,刚从单位退休,却马上在我妈家“上了岗”。

过去因为和我妈分开两地,自从我爸过世后,三位兄妹轮流照顾着她,现在好容易退休了,想着“总该轮到我了”,所以一退休就住进了我妈家,和她朝夕相伴。

我每天从她睡醒就开始“伺候着”,到晚上洗脚、洗脸,甚至半夜还要给她盖被子,我成了“全职保姆”,我妈对我特别依赖,每时每刻都在“查我的岗”,我不能离开她一会儿,也不能让她不高兴,为了她,我放弃了所有和朋友聚会的机会,也放弃了照顾丈夫和女儿。

女儿有天跟我说:“要不要把外婆送到家附近的养老社区,环境服务可好了。”

我跟她说:“不行,外婆会伤心的。”

在我们这辈的观念里,把赡养的责任往外推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对父母来说,“养儿防老”的观念根深蒂固,好容易拉扯大那么多孩子,他们还不能分担“养老的责任”吗?

于是,我仍然尽心尽力地照顾我妈,直到一年前,我妈也过世了。

我终于再次回归到自己的家庭,爱人也退休了。我俩互相照顾,女儿在上海工作,两三个月才回来一趟。

有天,爱人半夜开始剧烈呕吐,把家里吐得一塌糊涂,我心里着急,就给女儿打了电话,连打三遍她都没接,于是我喊了邻居才帮我把爱人送到医院。

女儿第二天给我回电话,说加班太晚睡得太死没听到,问:“爸爸怎么样了?”

怕她着急,我说:“好些了,老胃病了”。在吵杂的环境里,女儿敷衍了一句:“那就好,我改天回来看爸”,就挂了电话。那通电话后,她一周也没再打电话来,更没回家看看。

那晚,我跟爱人说:“指望她像我们对自己爸妈那样是不可能了。”

爱人苦笑着说:“现在的孩子啊,都一样,看来我们得‘自谋出路’啦!”

心里怨过女儿,但也心疼她一个人无依无靠地在大城市拼搏。后来,女儿说漏嘴,才知道就是那天,她也被120送去了医院,因为一个人晕倒在办公室的走廊里。后来那个月,她边养病边工作,听力突然急剧下降,一个人在半夜里害怕得浑身发抖,却不敢告诉我。

网上有句话很火:有些人,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了全力。说的也许就是独生子女的这代孩子。

女儿那几天在朋友圈写道:我就如一艘破旧不堪的船,在看到了彼岸的曙光之后,突然被狂风巨浪拍倒在了深不见底的海底。

她把这条动态屏蔽了我,却让我在意外发现后更难受。

曾经所有人都认为,他们这代人很幸福,不用上山砍柴挖野菜,就能温饱不愁,又是独生子,抢占了父母所有的爱。但我不知道,原来他们还有还不完的贷款、挤不完的公交地铁,以及每晚熬到凌晨还在修改的方案,到头来等着他们的还有两位老人,甚至两个孩子的所有责任。工作、养老、育儿就像三座大山,他们必须自己扛下来,不能请假,没人分担。

说白了,所谓养儿防老,只是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小农经济时代管用。处于经济转型期的我们,还能赶上尽义务在膝下承欢对父母尽孝的最后一班车。

而我们的下一代,则只会在身不由己的生活中自顾不暇,不可能管我们。

如今再看,“自谋出路去养老”,我和爱人已经接受了,并开始计划起来。

周围朋友有种养老模式很受欢迎,称为“抱团养老”,三五知己好友,年龄相仿,兴趣相近,脾气相投,共同生活在一起,互相照顾,慢慢变老,想想也是人生乐事。

初看很美,但这样的养老模式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必须保证每个人的身体都健康。

如果有谁生活不能自理,且不说同样是老年人的朋友没有能力伺候你,就算有能力,久病床前尚且无孝子,更何况朋友?退一步说,就算朋友能够无私地付出,但让满头银发的老友颤巍巍地伺候自己,于心何忍?

不管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不管我们感情上是不是能够接受,我们的最终归宿,还得是社会养老。社会养老究竟是去传统养老院,还是服务模式更强的养老社区?这也许都不是一个水平线的备选方案。在我们这代,养老金也还足够,不管怎样都想要换取的是有品质的老年生活。

在养老社区的选择上,有几条硬指标:

一、要有完善的医疗保障体系,急病的时候真是一分钟都不能迟,得让我们就医方便;

二、要有丰富的配套,那些“世外桃源”的地方,看似美好,简直像“流放”,我可不想搬到那里“孤独终老”;

三、要有丰富的社群活动,我可不想躺在床上被人伺候,我还想实现自己的价值和以前没完成的梦想呢!

四、全家人都能在一起生活,给孩子很多个回家的理由,也给我享受天伦之乐的快乐。

一个特别的机会,我和朋友去了鑫远•太湖健康城,它的养老模式让我眼前一亮,完全符合我对自己老年生活的所有期待:

0403

它座落在国家级旅游度假区——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中,是长三角区域中最适合居住的,既有城市的配套又有江南水乡田园的舒缓环境,又离女儿的工作地上海仅100多公里,还有那么多优质的旅游资源,女儿来看我更方便了,还能顺便自己度个假,放松一下;

而其中最重要的医疗保障体系更是它最引以为傲的地方,长三角体量最大的综合医院——浙江鑫达医院(筹建中),能为健康城住户提供“黄金8分钟就医”和“绿色就医通道”,家里和园区里到处都有紧急呼叫按钮,再也不为生病看病发愁;

颐养中心丰富的老年活动、商业配套和社群活动简直让我跃跃欲试,可以每天和老伙伴们幸福地在一起;还有大学、商业中心、温泉养生和生态农庄等等,真是比我能预想到的更美好……

昨晚,我特地给女儿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我和爸爸要搬家了,从此你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健康和生活,都有了稳妥的安排。

鑫远•太湖健康城是我们的家,也是她的避风港,如果你累了,也随时欢迎你回到我们温暖的家。因为这里有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工作平台、更好的未来,还有我们对你永恒不变的爱!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谈杨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