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老虎”,我们一起面对

立秋已到,但湖州的“热度”不减,“秋老虎”的热浪余威或许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这个周末,我们把“家门口”的热用不同方式记录了下来,看看是否和你拥有同款“热”呢?

地点:小西街  记录人:蒋国梁

上周六(8月10日),我和我的同事是在风雨中度过的。

那天,2019年第9号台风“利奇马”升级为超强台风,凌晨在我省沿海登陆后转向偏北方向移动,直冲本地,甚至预报穿越南浔,尽管强度逐渐减弱。据说“利奇马”是近年来登陆我国最强的台风。

全员上班是意料中的事。我虽然没有硬任务,但也打卡自选动作,轻装上阵,骑着小毛驴,顶风冒雨,沿城西水闸、西苕溪、旄儿港作瞭望状。

风雨中,独自一人拍到了一处泾渭分明的污水,正在与激流湍急的河水碰击。发了朋友圈后,一同事速度报告有关部门,也难为有关人员移步风雨,辛苦一下了。

到单位已是浑身湿透,有点狼狈。

台风是以小时论单位的,晚上过后也就逐渐风平浪静,当然,次生灾害和遗留问题有得忙一阵子了。

这个星期,基本告别台风那几天短暂的清凉,气温一路走高,今天周六又达到了36℃—37℃,再现前阶段“家门口的热”。

1

算来“立秋”已过十天了,末伏(8月11日至8月20日)也近尾声,但“三伏”的尾巴还是“着火”啦?高温天气回归?

好在“家门口”的湖城小西街有薄雾渐起。

QQ图片20190818205241

雨非雨,烟非烟,如烟如幕,从天而降;云非云,雾非雾,如幻如真,实境变虚。

烟朦胧,雾朦胧,恰似一步可登天;弄非弄,店非店,如梦如仙,此乃弄堂仙境也。

这是小西街文创中心策划安装的雾化工程,“秋老虎”再凶,也可来此纳个凉。

2

我踱步于此,看见两处老屋在拯救,建筑工人蛮辛苦的,我在爱莫能助的情急之下,只能呐喊:秋老虎,你真是够了!纠结,惆怅,秋天什么时候来?

地点:首创·悦府  记录人:管安达

8月17日,湖城的最高气温达到36℃,一大早,家住湖城首创悦府的徐学斌驱车赶回乡下,当天他将从乡下家里运一批新鲜葡萄到自己“家门口”的小区,而购买这批葡萄的客户正是小区内的居民。

9点,返回小区的徐学斌已满身是汗,打开后备箱,几十箱葡萄堆放其中,小区内开始不断有居民过来取货。“是这里拿葡萄吗?”“是,是,是,房号多少?”“10幢2306,两箱。”“给。”几句简单的对话后,居民提货走人,徐学斌则在自己准备的一张纸上挨个做好记号,很快,一车的葡萄分发见底。

“这些葡萄都是我自己家种的,2.5元一公斤,2.5公斤装一箱,卖得还不错。”间歇,徐学斌与记者闲聊起来。今年34岁的他是杨家埠乌陵山村人,在湖州经营着一家广告公司,从去年开始,为了让家里父母种的葡萄有销路,他开始在自己小区的微信群里接受预订售卖起来。

结果令人满意,3个月下来,家里的4亩葡萄大棚产出的2500多公斤葡萄,不仅销售一空,还小赚了一笔,这其中的关键原因是物美价廉。“现在水果店里价格可都不便宜,我卖2.5元一公斤就是想薄利多销。”徐学斌告诉记者,他们村里不少人家都有种植葡萄,但过去销路一直是个难题,顶多就是拉到公路边摆个摊卖卖,很多葡萄到最后都烂在了地里,自从去年他在微信群里售卖后,自家的葡萄都变了现,作为老农人的父母很是开心。

因为反响不错,所以今年接着干。消息在群里发布后,新老客户都不少。从7月底开始,他每周三、六两天运葡萄来小区让居民自取,爸妈则在乡下负责葡萄的采摘、装箱。炎炎夏日,大多数人都懒得出门,这种方便又实惠的买葡萄方式受到了“家门口”居民的欢迎。

地点:上海书展  记录人:盛茜

本周暂得几日清凉天气后,周末又回到了“桑拿天”的状态,但这不影响准备“出动”的人们。距离湖州较近的上海正举行一年一度的书展,这对爱书之人来说算是一场“家门口”的盛会。于是,周六一到,大伙儿就动身了。

马也是我的同事,当天早上7点半她便和同伴开车前往。本次上海书展主会场位于上海展览中心,她们到达书展正好10点左右。虽是上午,但室外已骄阳似火,而读者的热情还是更胜一筹,等候买票的队伍一眼望不见底,幸好热中有序。

微信图片_20190818203022

微信图片_20190818203016

走进场馆后,似是进入书海徜徉,满目的各地出版社、品牌实体书店展台,还有国学馆、国际馆以及喜马拉雅FM、澎湃等主题展台。“现在大家平时都比较忙,买书基本上是网上淘,很多书网会有智能推荐,但这样走进实体购书,更能够精挑细选,买到更称心的书。”马也说到。

我的朋友余阳是当天下午坐高铁到达上海的。说到通行工具,自从通了高铁,湖州到上海确实方便许多,2个小时出头便能到达上海虹桥站,再坐上地铁,半小时左右就直达上海市中心。要是等沪苏湖铁路建好,湖州到上海只需20多分钟,几乎和杭州一样,可实现“同城”出行了。

吃过晚饭六点左右,余阳步行至书展主会场前,这时队伍有三四百米长,有越排人愈多的趋势,毕竟昨日37℃高温,想必不少上海本地人会选择夜间来逛展。一旁还有“黄牛”不停叫喊,5元的夜场券售价20元,说贵倒不贵,但“黄牛”之势不可助长,还是乖乖排队。

微信图片_20190818210202

队伍流动的速度较快,半个多小时就进馆了。和马也的感受一样,书展果然就是书海,一头扎进去,余阳足足待了两个半小时。一旁不少人站累了便沿台阶而坐,现场的食品售卖也很受欢迎,有人逛展一会儿就在现场用了餐,吃完继续“巡”书。现场大部分书均八折,也有特定书籍打六至七折甚至五折的,到7点半以后,已经有更多书加入了五折的行列。

看着流动的人群,余阳感叹,这几年全民阅读的氛围愈来愈浓,平时在湖州,图书馆、城市书房、特色书店里,总有不少人坐在书桌前,在柔和的灯光下,捧起一本书慢读,成为了街巷内湖州慢生活的又一景致。阅读,说到底是一件较为私人的事情,因口味各异,而如今时代在变,读者在变,阅读的方式也在变,没有什么固定的形式,有喜爱的书相伴,就是不错的事儿。

地点:长兴县太湖街道  记录人:张钦奕

8月17日上午8点,在长兴县太湖街道柏林公馆的游泳池内,“小鸭子们”已经下了水。上午7点到10点,下午4点到6点,“小鸭子们”在水里游得畅快,把酷暑抛在了脚丫的后面,而那后面站着的是退休在家带着孩子的爷爷和奶奶们。

塑料小凳、商场里送的免费扇子、一顶遮阳帽、一壶茶水,这是在一旁照看孙子的吴阿姨的“标准装备”,她今年刚过60岁生日。“孩子的父母都在上班,只能我们来带带小孩子,本以为退了休后就可以享福了,结果比上班还要忙。”吴阿姨的扇子摇得很快,似乎想把热气赶走,但很快又放下了。

哨子声响起,“小鸭子们”上了岸,吴大姐领着孙子到了家里,还没顾上坐下喝一口茶,又要忙着做起了午饭,两荤一素,却也不是为了自己做的。

中午时分,吴阿姨带着孙子,骑上电动车,赶到长兴国泰医院养老病区,给她的父母送去了午饭。两位老人一位因为肾病需要血透,一位身体也不好在这里陪护,每周三次的血透住在乡下不方便,吴阿姨就把两位老人安排在了医院。吴阿姨说:“虽然是住在医院,也不放心,每天要过来看看,不然会有人说不孝顺。”二老看到吴阿姨把重孙带过来一起吃饭,嘴上都笑开了花,中午的胃口似乎变得更好了。这顿饭,吴阿姨没有吃,她说天太热了,没有胃口。

收拾好碗筷,陪着二老聊了会儿天,吴阿姨带着孙子回了家,下午1点半到3点,是她的专属休息时间,早起早睡的她需要在中午补充一下睡眠,但是偶尔还得看孙子的“脸色”。

高温天气下,年轻人大多还忙着工作,是有了像吴阿姨这样的人,才让大部分老人和孩子都有了很好的照顾,然而他们心中的“暑”又有谁去关心呢?

地点:湖州师范学院  记录人:王儒纲

十九,是故事主人公的名字,她已经十多年没有回湖州了,这周六,刚走出汽车东站,眼前的湖州好像都变了样,一路上高楼林立,汽车东站旁边的旅游大厦也赫然醒目。

湖州这几年的旅游飞速发展,不少景点都在周末游客爆棚。可途经汽车东站的游客非常少,周边的游客一般选择旅行社或者自驾游,像十九这样的散客显得有些落寞。路口的出租车司机拥上来搭话,十九听着这熟悉又陌生的湖州话,努力装出一副能听懂的样子。感觉唯一有熟悉感的人力三轮车,现在也变成电动的了。

约20年前,十九的父母从安徽来到湖州,她也跟随父母来到湖州生活、上学,一直到小学四年级离开,湖州这座城市陪伴了她最美好的童年。这周末回湖州看看,可以说是来寻找记忆,或是旅游散心,但真正的原因,是被生活“烤焦”的她,需要找个地方避避暑。

“湖州不仅是热,而且是闷热,一点风都没有,我真的是来避暑的吗?”“我现在每个周末都会出来走走,不来湖州我也会去其他地方,没有什么计划,想去哪就去哪。”“我回湖州还有一个原因,我想去看看湖州师范学院,也就是电视剧《一起同过窗》里的南方传媒大学,我当时应该学传媒的。”

于是,我带了她去了这趟旅行的朝圣地——湖州师范学院。一路走走看看,目的地没有变,路线已经不是原来的路线,风景也不是从前的风景了。湖州变化太大了,唯一还记得的就是爱山广场那支硕大无比的毛笔。来到师范学院,其实也就是拍照打卡——年轻人一贯的游览风格,从西校区到中校区到新建的东校区,把电视剧的第一集到最后一集的经典场景都拍了个遍,修图发送到微博,不发朋友圈因为微博更私密。

《一起同过窗》讲述路桥川、钟白、任逸帆三位青梅竹马一路同窗,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并陆续认识了新同学,九位青春男女共同开启了多姿多彩的大学时光的故事,有爱情有友情,有激情有成长,但对于十九来说,这部剧只是一部记录生活的流水账,在看到别人的平凡生活之余也能看到一些力量。经历校园生活来到社会,她似乎也把生活活成了一本流水账。“我现在从来不会规划我的生活,不思考下一顿饭吃什么,不去想周末怎么过,我现在活生生变成了一个老人家。”似乎,她的性格老成已经超出了她的实际年龄,可生活阅历还没达到她的心理年龄。

“你怎么活得像日本的低欲望社会群体?”

“所以,我需要‘避暑’啊。生活都是两方面看的,虽然我现在在一家上市公司做得还不错,和父母关系良好,有朋友有人陪;可是另一方面职场发展空间不够,感情不稳定。现在年轻人的问题真的不是钱的问题。我想在三年内做到管理层。”

“你需要的是‘出圈’,而不是‘避暑’。”

“总之,我们都不能丧了。还有,湖州真的很漂亮。”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张钦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