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区里的温情

m_171209

非常时期下的隔离区,有75岁老人,有2岁的孩子;有精英律师,也有怀孕母亲。165名被隔离者与工作组30人14天的相处,对双方来说,都是一场疫情和人情的考验。

南太湖新区一处酒店,节前布置的新春氛围,早已被警戒线和一群戴口罩的人冲淡,从正月初一开始,这里清退了预约游客,紧急成立了防疫隔离区。记者多次来到这里,看到了疫情下别样的温情。

至2月3日,165名医学观察者成了这里的特殊住客,抽调而来的医护、民警及南太湖新区工作人员,加上酒店留守员工,组合成为酒店的特别工作组。

楼层进行了严格划分,一楼大厅成了办公区,二楼会议室改成了接待和登记室,三楼以上,则是留观者的生活区域。为防范可能的疫情传播,入住者按照要求只能留在房间,不能串门,更不能和外人见面,餐饮和医疗服务,则由指定人员和医生上门提供。

这样严格的要求,在隔离区成立的头两天,就遭到不少入住者的不解。

当过14年兵的何杰明,是这里的总指挥,紧急状态下,这里成为他退役之后的新战场。“没有人愿意这个时候来到这里,但大疫当前,酒店里所有人员的牺牲只为防疫安全。”

仁皇山滨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医师马立安,从年初一来到这里,她和另外4名同事选择了留守;此外,滨湖街道党委委员邓运华和两名同事,以及滨湖派出所的3位民警也是24小时留守酒店。他们要等到最后一名住客离开后才能回家。

这11名与入住人员的密切接触者,和工作组的其他成员不能一起吃饭,不能在一个桌子开会,平时办公也分区进行。因此,每天晚上部署工作时,马立安和邓运华坐在一组,酒店员工一组,何杰明等几个人一组。开会时,何杰明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喇叭。

新春的酒店,负责人和10多名员工也选择留下,在这个特殊的春节,他们为所有人员提供后勤保障。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临时设立的隔离区,对酒店今后的运营带来不小影响,但大疫当前已顾不上考虑太多。

为方便沟通,工作组的每个成员,都和楼上的被隔离者建立了微信联系。刚来的时候,有人电话不接,微信不加。几天过后,气氛渐渐缓和,微信间的对话开始增多,甚至,还有人希望餐盒里能加点湖南的辣酱。

2月1日中午,一对来自四川的姐妹,让何杰明和同事们再次紧张。姐姐患有重度抑郁症,入住的当天,因药物服用完试图冲出房间外出购药。情况特殊,当天工作人员立即联系了患者家属和医院取药,又帮忙对接了心理热线。为了防范意外,工作组特意指定人员实时对接。

还有一位留观对象,每顿饭都要求喝两瓶啤酒,这一要求被工作组拒绝后,他竟然叫了外卖小哥送货上门。最终,这两箱啤酒被成功拦截。

每天送餐经过421房间的时候,邓运华都能在门口收到一张感谢的字条。字条是俞女士留下的。正月初一以来,一张张字条被完整地保留着(见图)。隔离时期的相伴,大家彼此都不能见面,但短短的留言,让彼此见字如面。“儿子发热复检结果为阴性。”从湖北来织里的老胡高兴里透露着感激,微信里,他向工作人员发出邀请:“我们相识是缘分,等疫情过后欢迎到武汉来看看,我们定尽地主之谊!”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湖州发布”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王儒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