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未曾谋面,但我们彼此牵挂”——来自南太湖新区医学观察点的温情故事

为了防控疫情,从1月25日起,南太湖新区陆续设立了3个集中医学观察点。南太湖新区党员干部主动请缨,在观察点里当起了“观察员”“勤务员”“卫生员”,还成为了“谈心大姐”“外卖小哥”“夜班司机”……这个在外人看来有些危险的地方,每天都在上演温情的故事。

出于防控需要,工作人员和被观察人员都是用微信和电话联系。他们未曾谋面,彼此都是陌生人,但在一次次的交流和付出中,陌生感被信任和依靠替代。“我们未曾谋面,但我们彼此牵挂。”这是观察点里所有人共同的心声。

“一天没睡到2小时,依然记着你的牙痛”

“药也只能我帮你买,一会我出门买,晚上送去。连续24小时工作,还没睡到2小时。哭。”这是南太湖新区医学观察点工作人员王美华发给一位观察人员的微信。

2月3日下午,南太湖新区第二个集中医学观察点,王美华翻看着他负责的16个观察人员情况统计表。“518室,观察对象4号,牙痛史。”看到这个信息,他立即给对方发去一条微信:“看到你写了有牙痛史,最近牙还痛吗?”“是的,昨天和医务人员反映过,没有人来看过。”对方说。

原来,2月2日,南太湖新区第二个集中医学观察点投入使用,两天内78个房间住满,观察人员达到109人。来自南太湖新区党群工作部、综合行政执法局、应急管理局等部门的十余名干部,以及医务人员、酒店服务人员,连续奋战48个小时,休息时间屈指可数。部分观察人员提的小要求,也因为医务人员太过忙碌,暂时被忽略了。

当天晚上,王美华就赶去采购了止痛药,以及对方需要的内衣内裤。“谢谢。”对方的感谢让王美华心里暖暖的。

“孩子只有四岁,得多想着他”

走进南太湖新区第三个集中医学观察点时,工作人员刚忙完手头的事,正准备吃饭。“我们这边目前已经使用了3间房间,入住了4名待观察人员,大家情绪都很稳定,也很配合我们的工作。”工作人员郭世贤告诉记者。

据悉,该集中医学观察点于2月4日正式启用,共有122间可使用的房间,用于接收外地返湖的待观察人员。“我对接的是一对母子,小孩子4岁不到,我们按照规定每餐为他们提供两份盒饭,但是小孩子吃得不多,小孩的妈妈就跟我说,下次提供一份饭就行了,不要浪费。”梁凤丹说。

由于孩子年龄较小,梁凤丹在对接时也是非常用心,在得知母子的相关需求后,她第一时间帮忙对接处理,今天一大早她特意为孩子去采购来了牛奶和纸巾等用品,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孩子小,得多想着他。”梁凤丹说。

“我当过18年兵,

别吓唬我”

“你们这么对我,我又不是犯人,不能把我关起来。”住进集中医学观察点的第一天,423室的李辰给工作人员吴永明发的最多的就是这条信息。原本从成都来湖州公司上班,但却被医学观察了,李辰的言语中有些怨气。

第二天,关系再度紧张。李辰发来一条微信:“我当过侦察兵,四楼关不住我,真的!我已经观察过了。”吴永明看到了,淡定发过去一句:“我当过18年兵,别吓唬我。”“真的假的,班长?!”“不会假,我正营转业。”对方立刻发来一个“老班长,敬礼”的动图。

一句“我当过18年兵”,立刻把两人的关系拉近了。到了第二天,李辰提了个小要求:“哥,能不能给我晚饭多加点。”吴永明帮他多点了份小米饭。下午5时49分,李辰把晚饭拍了张照给吴永明,后面加了几句话:“这就是我能在湖州一呆就是十年的原因。政府的工作态度,从没让我们失望过!” 

“微信名‘长江水源’的新区干部,谢谢你”

“我特别要感谢微信名字叫‘长江水源’的南太湖新区管委会干部,虽然一直不知道他的真名。”离开湖州时,观察人员胡迪特地把这条微信发给了记者。

2月4日晚上,新区首个集中医学观察点首批6名人员解除集中医学观察。离别之际,胡迪在和记者的聊天中,他特地向照顾他的新区干部和医务人员表示了感谢。

“我们入住后不久,去中心医院发热门诊检查,但是我们的两个孩子没人照看,情况特殊。后来‘长江水源’的新区干部积极督促帮助,二次检查的结果出来后,就连夜安排120送我们回酒店,而不用再在医院隔离等待一夜,切实解决了我们的担忧。我们非常感动!”

“集中医学观察解除后,我们才得知,每天为我们送饭到房门口的服务人员都是他们工作组的骨干。因为春节及疫情关系,请不到劳务人员,所以工作组的人员都自己承担起了每日送饭、清理楼道和消毒等工作。”

“虽然和你们没有怎么见过面,都是微信电话联系,但你们一直关心我们的身体健康,对我们特别关照。我们特别感动,也特别感谢!”胡迪说。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湖州发布”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王儒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