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一线的医护故事—— “战地”玫瑰分外香

“20病区4床的老大爷恢复得很好,但一定要跟你合影后才肯出院!”3月8日,周庆接到了同事的电话。

4床病人坚持要合影的护士就是周庆——我市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成员,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而此刻,周庆却不能满足老大爷的心愿。因为在2月24日的一次病人抢救中,她因暴露而被隔离观察。3月8日,正好是隔离的最后一天。“今天是最后一次核酸检测,没问题的话,我明天就可以来上班!”周庆让同事转告老大爷,一定好好配合治疗,她一定回去和他合影、给他办出院手续。

病人的转变

4床病人,在武汉市第四医院20病区是出了名的倔强、固执。明明喘气很严重,却不愿叫医护,自己跑去上厕所。

这一切,周庆看在了眼里。他本不是她分管的病人,热心的周庆还是上前关切,“大爷你千万不要下床,万一缺氧你就很危险了。”“那我要上厕所怎么办?尿在床上吗?”对于这份关心,老大爷并不领情。“得病了谁能好受?老大爷这样的态度我能理解。”周庆说。

病人倔,周庆比他还要倔。打那以后,周庆每次护理好自己的病人后,都会来到老大爷身边,给他洗脸、喂饭。上厕所这一老大难问题,周庆也想到了办法,她用矿泉水瓶剪掉一截,做成临时尿壶。老大爷不好意思,周庆就跟他说,“就把我当成孙女好了,孙女照顾爷爷,天经地义。”“孙女”的这些举动深深打动了老大爷,每每听到脚步声,他都张望着是不是周庆来看她了。一次,周庆给他喂饭,吃着吃着,老大爷突然哽咽,“如果当初不是你劝我不要下地,或许我老早不在人世了。”

在20病区,这对“祖孙”的感情被传为佳话。在周庆隔离观察的14天里,老大爷几乎每天都问护士,“那个湖州姑娘怎么那么长时间不见了,什么时候来啊?”

惊险的一关

周庆的突然“失踪”,是因为她经历了一次意外。

2月24日早上,周庆当班。7时40分,22床病人心跳呼吸骤停,周庆马上配合值班医师进行心肺复苏。

由于病人胃部胀气,医师进行心肺复苏心脏按压时,大量的胃内容物向周庆头面部喷来。当时,正在给病人进行手工通气的周庆站在病人头部附近,离病人口鼻的距离仅15厘米。

尽管做了严密的防护,但这个情况还是对在场医护构成了传染的风险。

来不及多想,周庆又与病人近距离进行了30分钟抢救,终于,病人恢复心跳。但是,呼吸仍没有恢复,她立即配合医师对病人实施气管插管、呼吸机机械通气。插管成功后,为了使病人更好进行隔离治疗,又将病人从22床搬到了43床。

2个小时紧凑且高强度的操作后,娇小瘦弱的周庆接近虚脱。“那一幕,一点都不亚于电视剧里的情节,就是生死时速!”周庆说,当时,防护眼罩全是雾水,早已看不清。在采血过程中,再谨慎小心,还是发生了针刺伤。

按照这样的情形,必须进行隔离!得知这一消息,周庆哭了,“14天太长了,我的好几个病人都还没去交代过!”

组长的责任

心里装着病人,肩上担着责任,周庆的使命感从湖州带到了武汉。

此次支援武汉,周庆被任命为省危重症病人救治护理组副组长。刚到武汉市第四医院,眼前的一切让她震惊了:在门诊,到处是人,有人在哭天喊地,有人在默默流泪。以为进入病区,情况能有所改善,然而入眼的依旧是一团乱象。病人躺在床上,即使用着呼吸机也能听到费劲的大喘气,而只戴着口罩的家属在各个病房穿梭。

院感不尽如人意,随时可能发生院内感染。周庆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清洁区怎么消杀?缓冲区怎么达标?污染区内的院感又如何管控?从制定病区清洁消毒与医疗废物管理制度、医疗队个人防护指南,到措施落地……改善思路很快印在了周庆的脑子里。

有了思路之后,她马上与省医疗队商量并最终得到了认可。一天后,省医疗队全面接管医院的三个病区,管理规范了,医护安心了,病人的眼里有了希望。“护士长前期的努力,为之后的救治奠定了基础,可以说,院感不改善,后期各项工作都不可能开展。”我市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队长陆华东说。

无声的请战

“阿长就是这么有责任心,时时刻刻都冲在最前面!”和周庆同一病区、同样也是我市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成员罗玉华说。

她们俩都来自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罗玉华习惯称护士长周庆“阿长”。

在武汉工作13天后,罗玉华就向临时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是身边的党员同事感染了我。”罗玉华说,就像阿长,有段时间频繁拉肚子,她就吃点药、穿上纸尿裤照常工作,从未迟到早退过一分钟。“她永远是做的比说的多。”罗玉华说,就像这次疫情,她是科室里第一个带头请战的。

1月22日那一天,医院动员会后,周庆便迅速起草了一份支援武汉请战书,作为重症医学科党支部书记,她第一个签名。紧跟着她的,是支部16人的手印。

在无声的请战中,对于能不能去,周庆自我审视了几秒钟:“我在重症医学科干了15年,什么样的病人都见过,我相信自己的业务能力能经受住考验。”而对于该不该去,她没有丝毫犹豫:“我是一名党员,这个时候冲锋在前、责无旁贷。”

就这样,庚子鼠年的第一天,她便跟随大部队来到了武汉,至今已经45天。

远在家乡的同事们牵挂着她。“阿长有眩晕症,不知道在武汉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戴卫华有些担心。

在戴卫华的印象里,周庆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每年春节期间,是重症病房最忙、人手最少的时候,她几乎都放弃回家过年,奔走在病人之间。

有一年春节,一位当班的护士因有突发事情无法上班,周庆主动来顶班。事后才知道,当天早上,她眩晕症发作,硬是坚持到了中午休息时间,才抽空进行输液治疗。

在这次疫情中,有人说,武汉是战场,有人说,武汉是排雷场。在这样一个危险重重的地方,周庆就像一朵玫瑰,经历风雨,仍无畏绽放。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湖州发布”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张驰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