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怀的两件事

我是1991年4月从湖州人民广播电台调到湖州日报社工作的。有两件事至今还记忆犹新:

第一件事是,1991年那时光,湖州日报社的条件相当差,当时老报人那种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精神是值得后人发扬光大、薪火相传的。当年报社的办公大楼很简陋,报社的4位领导拥挤在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办公。报社印刷厂的条件更差,上盖油毛毡,下踩泥巴地,冬冷夏热,一碰到台风、暴雨或下雪天气,心里不免有些提心吊胆,唯恐厂房会坍塌下来伤亡人。

当时,我经常值夜班,通常要到凌晨二三点钟才能回家休息。那时候是油印报纸,印刷工人都是用手工出铅字排版。一次,一位排字工人不小心,被凹凸不平的泥巴地绊了一跤,把快要出好的一整版铅字全部倒在地上,只好捡起来重新出字,我也只好跟着推迟下班。还有一次,一位排字工人精力不集中,把一篇2000多字的言论稿子出错了字型,只好重新来过,大家又只好跟着她推迟下班。记得1993年隆冬的一天傍晚,气温骤降,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我下班时无法骑自行车,只好推着车子走。从报社印刷厂到我家仅两公里路,由于雪厚路滑,我在路上连续摔了三跤,把裤子摔了一个大洞,真是有点叫苦不迭。

第二件事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作为一名报社领导,应该时时处处以身作则,做榜样。1996年6月份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下昂老家大哥打来的电话,说我伯伯病情加重,老人家还不断地念叨着我的名字,要我赶快回老家探望。老阿伯是个孤寡老人,早年丧妻丧子。我3岁时就过继给他做儿子。他把我当作心肝宝贝,父子俩相依为命,情感笃深。可那天晚上我要值夜班,同时还要抓紧时间审改一篇第二天要见报的一个先进典型的稿子,结果没有及时赶回下昂老家去看望伯伯。没想到第二天噩耗传来,我的伯伯撒手人寰,驾鹤西去,离开了人间。我伯伯在临终前,他从枕头边摸出一个小布包叫我大哥转交给我,里面包着他几年来省吃俭用积蓄的500元钱。第二天上午,我赶到下昂老家抱着伯伯的尸体号啕大哭了一场:我不该为了自己的工作而留下了没给伯伯送终的终身遗憾!但我又转念一想,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作为一名老新闻工作者,当“忠”“孝”二字发生冲突时,以革命工作为重的行为应该是做得对的,我伯伯在天堂里也会理解和谅解的。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湖州发布”和“湖州在线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崔梦琪

相关阅读